Sekhem Story 中文翻譯

Sekhem Story

 

Sekhem Story

【Sekhem Story 中文翻譯】

本文翻譯自Sekhem Story 僅供學生使用.(不定時更新)


其他人是怎麼說的

我永遠感謝引領我進入Sekhem的啟動儀式,我覺得這是我一生中最好的禮物.
EK, Berlín

我的生命中許多分離的部分似乎都合而為一了。讓我更加認識我的家人,其他人以及我自己。對我來說這是一個難以言喻的清晰感。我只能說:「太棒了!」.我一直想要做一些事情是我想要做但又困難的事情。這是一個奇妙的冒險。
Erica Patrick, Victoria

Sekhem能量幫助我在每一天的生活中,現在它也已經變成生活中的一部分.在此之前,我總是很明顯的容易感到緊張,而且我總是暗自的擔心著.我同時也渴望自己擁有更豐富的生活.
這個能量讓我能夠面對我的情緒,享受更好的家庭與人際關係,對人與大自然有著更深刻的理解和熱愛。
在任何情況下或是其他人有問題的狀況下,我都會使用這個能量。我的生活變得更豐富了。
我想著以「至高至善」之意使用Sekhem幫助疾病、受傷、身體的病痛,它適用於所有人。
Jan Renals, Jamaica

醫學領域的證據顯示,在Sekhem治療後不需要手術治療,這對我來說是相當確定的事情。
這是一個非常強大的能量,如果與真誠的意念和無條件的愛一起使用。在似乎完全沒有希望的情況下也取得了同樣的成功。
我總是記得海倫說的:「這個能量的唯一限制就是我們的想像力」
PS, Hong Kong

Sekhem一直是我的特效藥; 它帶給我許多的「提升」,並提高了讓我進入其中的能力,讓我接受了我自己是誰與了解到我應該做甚麼。我將永遠感謝Helen Belot,幫助我們開創了這種美麗的能量。
SS, Switzerland

醫院的社會工作者希望我把Sekhem用在燒傷孩子的身上
Carol, Australia


特別感謝

獻給希拉(Sheila)
因為沒有她的鼓勵和安靜與溫柔的堅持,這本書將永遠不會完成。


【關於作者】

Helen Belot
【海倫·貝洛特(Helen Belot)】

海倫·貝洛特(Helen Belot),一位母親與祖母,在澳大利亞墨爾本出生並接受教育。在經歷了有趣的童年後,她接受了護士的專業訓練,但最終進入了健康的專業領域。
在一次頻死經驗中,「在一個令人難以想像充滿著光的地方,她坐在一個有著七個偉大生命體的會議中一起討論了許多事,並終於明朗的知道了今生的任務。」
在1972年開始她開始引進這個能量系統,並幾年後海倫正式向世界重新介紹了這個可以在不同層級上治療的能量系統-Sekhem。
她現在四處旅行,教導並練習這種來自於埃及的治療系統。


【序】

很多次被問到這本關於Sekhem起源的書。並且經常問為甚麼我還沒有動筆寫。兩個問題的答案都是一樣的。因為太難了。因為Sekhem故事也是我的真實故事。我應該先從哪裡開始呢?

我曾經擁有一個被祝福且漫長有趣的人生,我經常笑說:我同時經歷了三次不同的人生。現在的我不會對此感到高興,因為我認為這可能是一個事實。近年來,我開始有意識的給予機會同意去拓展我對這個行星的契約並承擔起新的責任。

我是一個非常注重隱私的人,如同躲避舞台中聚光燈的人一般,我堅信,行動勝於雄辯,我們應該對我們所說的和所做的一切負責。我深信「一個人英俊是因為他英俊的行為所造成的」這個概念,重要的是在言行上。你應該謹慎的去判斷,而不只是講話比大聲,或大聲地呼朋引伴,或是聲稱有多美好卻沒有絲毫的知識作為根據去證實你所說的事情或實踐你的承諾。如果我說我可以做到,我不但可以做到。而且會做得更好。「安靜的成就者」是我在墨爾本的國家事故賠償委員會中被給予的名號,而幾年前我有自己的醫療諮詢公司。

我從來沒有採取既定的做事方式,且理所當然地想知道為甚麼,也因此擁有創新與開放的思想,我在生活中不同的領域打破了許多創新的途徑,相較之下,這本書中所使用的語言與寫作的方式回到了我的童年,而不是電腦時代,所以對某些人來說似乎很奇怪。

然而傳統的寫作方式比起現代的方式能夠更好的反映Sekhem的能量震幅,因為在靈性的道路上沒有捷徑。

關於Sekhem的起源有許多的誤傳與混亂的訊息,特別是在與其他類似發音的能量系統,所以我現在勉強同意將我的經驗與記憶寫出關於Sekhem的起源與發展以引薦到這個摩登時代。

海倫·貝洛特(Helen Belot)


【第一章 Sekhem】

Sekhem這個文字是一個奇特的發音,發音為"sec-hem"。你如果覺得似曾相識,但是又不能記起來在何處聽過與其意思。

它擁有奇特與誘人的振幅,它不斷出現並讓你想著它,因為它觸擊了一個長期被遺忘的和弦。我稱之為遙遠的記憶,或者來自於接近於我們當前的時間,群眾的記憶。

它來自於遙遠的古代覺醒知識的回應。如果你能夠與這些文字取得連結與感受,那麼你可能已經在其他的生命型態,時間或其他星球上知道了這種能量,因為這是非常古老的知識。

Sekhem是一個獨立的且完整的能源系統。是所有古埃及手掌治療與精神治療系統的起源。這個詞通常被翻譯成意思是“權力”或“精神上的力量”,或者是“呼求與神同在”。Sekhem也被稱為某一種意識狀態,類似於在死後的時間經歷的精神啟蒙狀態。埃及人非常熟悉,並高度重視死亡的過程,藉此以提高個人的意識,以進入更高的階層,就像今天的西藏人一樣。

Sekhem是一種被引導來的能量。也就是說,這不是我們的個人能量,而是來自能量的根源藉由我們而穿越一切事物即成。如同神對你的定義為何。它與宗教無關。

因為宗教是人所造成的,但是它會建立你個人在靈性上的信仰,因為Sekhem擁有強大的靈性部分,通常被歸類在靈性能量系統,而不是徒手治療系統。

萬物只有一個根源,所有的能量都來自於這個根源,但你是如何應用那一種層級的質量與純淨度的能量流是非常重要的。保持清晰且透明的能量通道對於保持的純淨能量來說非常重要的,因為對於任何一個種類的能量來說,在傳遞能量時,能量的品質與數量都可能被通道的密度與震幅所汙染或改變。基本上這是不可能的,因為純淨的能量在透過這個通道時,總是必須要藉由肉體的密度通透過濾,因此在傳遞時都會多少吸收當時的情緒能量或是生命經歷。

能量藉由不同的路線從源頭來到這個地球上,也改變了震動的頻率.它帶著非常輕微的能量振幅變化,或是添加了補充的震動會是更好的解釋方式,因為它會受到影響並獲取了通往這個區域的集體振幅。Sekhem來自於天狼星系,天狼星將極大的愛和最純粹的形式將這種能量傳給我們。用簡單的方式來說,天狼星目前處於第七空間,他們是充滿偉大的愛的生命體,就如同父系接受地球之母,因為他們協助創造人類的生命。

Sekhem的能量傳承來自:

根源(The Source)
伊羅興(The Elohim)*希伯來文中的上帝的隱晦別名
通過星系天狼星(via the star system Sirius)
到行星地球(to Planet Earth.)

伊羅興是一個比天使國度更高維度的空間,在一些古代的文本中被稱作坐在上帝右手邊的人。因此,天狼星系的能量是難以合作與運行的,因為它需要高度的承諾,誠信和責任感才能選擇與之合作。

在某些方面,Sekhem作為一種「宇宙通信系統(system of cosmic communication)」在雷姆利亞文明,亞特蘭提斯和南美洲以及古埃及的當時是被分開分別教授的,並在目前的時代重現。

在雷姆利亞和被稱為第一世紀的古埃及文明中,它是以最純粹的形式,並被教導為一個單獨的課程。

它被所有使用這個「宇宙通信系統(system of cosmic communication)」的人當作寶物,被稱為克里姆(Krhem),導致埃及在後來的文明中被稱為哈姆的土地(land of Khem)。

在亞特蘭提斯,這兩個系統被分開教導,原來兩者都是純淨的,但後來他們被污染並迅速惡化,最終結合成為一種非常基礎的能量模式。然而,有些人保持了這兩種精神的純潔,成為了用以靈性交流的薩滿系統的創始人,被稱作被稱為哈魯瑪(Hruma)。該系統的遺跡構成了今天的波利尼西亞Kahuna靈性體系的起源。

在後來的埃及王朝,這個宇宙通信系統與能量系統相結合,兩者都以Krhem或KRHM的名義,即使在早期的時代,語言和發音的差異和任何書面記錄都已經遺失。

大部分的知識文明都來自於稍後接下來的四千年間,這段時間被稱作BC (Before Christ),當然在這麼長的一段時間內發生了很多變化。

即便在很早的時期,雖然總是不斷參照兩個原始而純粹的系統樣式,但它所被教導的程度仍然略低於過去的文明時期,所以僅讓少數幾個具有高水平智慧和理解力的人去保持這個純粹的能量活化。

對於某些人而言,這只是一種治療方式,但對於那些有眼光的人來說,感受到了更深層次的真理和理解,使其成為了一種生活方式。很少人有智慧去看到與過去他們曾經獲得與其他星系間的連接與交流,甚至於去了解過去的生活和宇宙間更深的智慧。在第一次學習Sekhem之時或在此之後,也許這是過度的期望和承諾,但這當然是最終的目標。如果你願意這樣選擇,每天持續使用這種微妙而強大的能量將帶來這一點。

在埃及,Sekhem不是每個人都能學習的東西或技術,在任何文化與時代中,它是一種只能給予高階祭司學習的技術。我強調在古埃及的早期時期,在人類汙染、腐敗、破壞它的模式前,它是純淨且展現了最高的愛,那些早期的遺留下的少數文獻中我們稱之為古王朝時期。

但今天與前王朝時期相較的整體標準已經降低了。

在第一王朝開始的前期,這個能量被汙染了,祭司們為了個人的權利而變得腐敗而操縱一切,這就是為甚麼我要強調早期純淨的重要性。雖然這些符號與技巧來自於埃及的中王朝時期,但我們希望它始終能夠保持如同早期般的純淨。隨著我們對這一個系統的了解與不斷的發展,理解意識與靈性層面的最高震幅,將會體現在不同層級的能量純淨程度。正如我從一開始接觸這個能量的就明白的,我今生的任務便是以可接受的方式重新引薦這個系統到我們當今的文化之中。設定導師們執教的標準,並儘可能的保持能量的純淨度,當然這是最難的任務。

埃及王朝長期以來,能量受到汙染,這種破壞和改變物質純度的模式甚至延續到今天,相對的人類在此生中也被賦予機會改變並克服這一種模式,因為缺乏對真實和純淨的認識和欣賞。

當無法看到純潔時,就更不用說保持它了,這些源自於一個被膨脹的自我意識或一個被污染的心靈,它已經失去了對個人來說何謂真實和正確的能力,或是有一些人知道自己不能符合這些高要求的標準,與其嘗試然後失敗,乾脆便將其摧毀或是將其水準降至平庸的狀態。

當然這是他們的選擇,因為每個人都有自由的權利在這個地球上做出選擇,但同樣的對其選擇有責任與發展的義務。

事實上,在此生中我們正給予更多機會去克服這種趨勢與模式-如果人類要在這個星球上生存,這是一種必要的義務。一些古代的民族認為,在現在這個世界之前,還有其他偉大的四個文明存在。如同霍普印第安人(Hopi Indians)說人類將進入第五個世界或是第五個文明。他們表示:這是我們的信仰體系,而且我們認為這將讓我們不僅能夠繼續生存下去,而且還將進入第五個文明的世界。這些過去的文明已經或被疾病,行星地球變化和自然災害或人為災害所消滅,這些滅亡同樣可能在現階段再次發生,除非人類能夠進步到更加寬容,學會思考,照顧其他的一切與這個地球。提升群體意識的層級是有必要的,藉此以防止環境和自然災害的發生。我們的思想進化和信仰系統必須具備如此高的震幅,才能夠防止這些毀滅性的災害進入更高意識的下個文明或第五世界。這是這個時代一直被誤解的的提升過程。

所以這是我們此時身在地球上的每一個人的挑戰,特別是對於那些使用光能工作的人來說,他們稱之為光行者。挑戰並不是陷入自我、腐敗和操縱權力與個人利益的陷阱中,無論的大小,這些問題在社會各界普遍存在。每個人都需要始終保持意念與思想的純潔行為。而這一切並不只僅限制在於Sekhem的能量使用者,而是任何類型的能量。嘴巴上的服務是不夠用的,我們必須先置以動念,然後以思想與行動來證明自己。這次我們必須克服自己的缺點和個性的局限並超越他們。這是一個被選擇的星球,我們的地球是這個整個宇宙中唯一擁有這種完全自由選擇程度的星球。

在靈性生活中沒有對與錯,只有選擇與選擇後的結果。我們無法逃避選擇的結果,除非選擇接受,並且修正所有的錯誤,我們在這此生或來世也許便不會繼續接續下去。因為因果與業力是宇宙運行的法則.沒有所謂業力的主宰在我們死亡時坐在審判椅上等著我們,只有我們在死亡後所呈現的全然知覺的自我狀態-Sekhem.我們亦可以藉此知曉我們所為之事,這些事情是如何影響到他人以及我們自己,以及需要做些什麼來取得平衡。

此外,我們在這一生中被賦予了非常特別的機會,通過我們對真相,誠實和寬恕的接受和責任來推翻過去的業力。當你承擔了這個責任,並清償了你的業力債務,確保你不會因為在這一生中引起了更多的負面因果,而又重新開始這個輪迴的過程。我們過去一直在濫用力量與能量,身為人類我們學習到我們的錯誤並付出了代價。這只是其中一個理由為何我們被選於此時此地,這對於人類和地球的發展以及我們的個人發展至關重要。我們實際上是志願選擇在這裡的,以成為對人類和地球重要偉大進化轉型的一部分,然後將向前流向宇宙其餘的銀河星系。

我們是如此的重要。所以你會去改變和污染這種能量,還是依照你的自大(ego)使用你的任何一種能量?在此生你會向力量的陷阱臣服,如同過去你可能做的?或是你會接受這個重大的挑戰,並保持能源的純淨度和清晰度?我們每個人都必須以自己的方式回答這些問題。即使你選擇有意識地為光工作,並為自己所做負起責任,也需要不斷重申這一決定,並且每天持續不斷的執行。並不是所有的時候都是以此做為決定的依歸,但你需要不斷地審視自己所做的每一個選擇。

如前所述,在這個星球上,人類在業力運作的宇宙法則下無法逃脫,即使死亡,每一個獨立的業力依然需要逐一回應支付。例如A欠你一個獨立的業,而你也欠A一個獨立的業,你們兩個人無法因此而彼此抵消。任何狀況的獨立的業都是在於靈魂上而不是在個人的性格上,因此需要逐一清償同樣的代價或是做作-因此背叛將回報以背叛,仁慈報以仁慈。然而,不是所有的行動都會引起業力運行,因為發起者一開始生起的意念往往是單純的,卻被另一方做出完全完全不同的解讀。這一切都取決於一方面行為的起心動念,另一方面取決於另一方的感受。

Sekhem是目前在地球上許多的能量系統之一,這些挑戰是運用這個能量工作的人如何選擇最高而獨特的系統以適用於所有人,那些教導能量系統的人認為自己是光的工作者。當你閱讀這種能量的古代起源時,它也許可以做為你的催化劑,讓你可以透過這個方式喚起這個能量在過去世的古老記憶與知識。至少去認識或是擁有這個體驗。對於過去世的生命的記憶,你可能會有一些震驚和驚喜,但他們也只是過去的生活。記住,以你現在身為一個人的身分它們只是一個學習與體驗。他們現在的浮現是為了提醒你學習,所以你可以明白什麼時候出了什麼問題,在這一世中再也不會犯同樣的錯誤。

你需要知道想起這些時刻是有可能的,並回頭拾起在過去累世中所擁有的技能。大部分的重生與過去世的技能大多聚焦在於你生命中的創傷與戲碼,特別是你的死亡,但你可以有意識地回想起這些過去世的技術與能力並帶入當下的這一世中。你會發現你記得並知道這些。有時,只有強烈渴望知道一切才能引發這個過程。

對於當下這一生來說,所有的過去世只是一種學習,當下的生活最重要。

你也許可以想起一切,然後對你的人生與這個地球做出不同的選擇。


【第二章Sekhem的起源】

Sekhem是古埃及在廟宇中所流傳的古老智慧教諭系統的現代版本。Sekhem這個詞與早期的治療無關,而是指一種高度的潛意識狀態。Sekhem的古埃及意思指過世後前三天全知覺的的狀態,或是西藏人稱之為"中陰身"(Bardo),古埃及人稱為“Sekhem”,許多人把它翻譯成"神性"、"神力" 或是"與神同在"。這個字更常見的字典翻譯通常指靈性意義上的"權力"或"可能性",因為這字建立在一個非常高的神性基礎上,就像能量一樣。我們所說的並不是人類所創造的宗教,而是指純粹靈性的那一個部分.因此,這種使用這種能量會建立起你自己的信仰系統,並解去了解宇宙的法則與建構神對於自己的定義;

經常在古代文字中提到,或是像Edgar Cayce這樣的通靈者所說,這些東西都已經失去了,毀壞了,或是很可能還沒有被發現。許多殘存的文獻中可讓我們參考這些早期的文本,這些文本是從較早的文本中翻譯出來的,並且被希臘的哲學家和歷史學家們在數百年前所引用,就在我們縮稱呼為西元(BC)的時代後。

到我們所接觸的通常都是後來至少持續四千五百年、較為腐敗的時代文明,所以在這個漫長的時期中當然有許多變化。一些文獻是指不完整的舊文本,或已經復制了多次,並且可能會在復製或翻譯的原件中更改了某一部分,這經常會發生。有些人篡改了古代的文獻。今天非常少的文獻是完整的。然而,有一個理論認為,隨著智慧和正確的理解層級,這些古代知識會展現在所有人的面前。那些明眼的人只要他們注意那些早期的建築、雕塑、與一些遺物,就可以從中尋找到古代的智慧之鑰。

世上所有的能量源自於同一個來源,但是Sekhem帶著來自於迷人的天狼星系(Sirian system)的獨特能量震幅。這些來到地球的偉大生命體為人類來了今天我們稱之為古埃及和蘇美的文明與文化的高峰。在古代,寺廟是唯一的學校或學習的殿堂。即便在那個時代,Sekhem也沒有被教給每一個人,僅教導給予高階的祭司或女祭司,對於那些表現出特殊的治療技能的人,以及當時的國王或法老,以及他所選擇的繼承人。

那些早期的埃及人沒有像今天這樣的宗教信仰。雖然他們有寺廟來實踐這個能量根源,在此祭司和女祭司教授宇宙的法則與知識,以及如何正確的使用和保持它們。他們看見地球創造了大地,而且大地如同鏡射反映出了眾星與天上美麗的輪廓,使得高下相傾「在下如上(As above so below)。並留下其餘被忽略的部分,並繼續說:“在上如下”(As below so above)」學習過程如同鏡子投射般,從一個領域到另一個領域-一種雙向的交流。這是一種一切都成對的概念,在內在總是有一個觀察者或監查者在另一個領域從對方的進步與過程中學習。我們在這個地球上的體驗將在其他領域得到監測,並將流向其他星系和宇宙。這與澳大利亞原住民的夢時刻(Dreamtime)的概念非常相似。

這些非常早期的人們顯然是一個偉大而有文化的種族,其技術遠遠優於我們目前的技術,今天即使我們有雄偉的起重機和建築知識,現在也無法建造金字塔。與大眾的認知相反,這些人在各個層面上的思想和能力都遠遠優於我們。我們的這個文明在黑暗世紀開始前實際上在各個方面都開始衰落了,隨著文藝復興時期與改革的到來,激烈的改變引入了更好的社會事務與政治思想。隨之而來的技術取得了長足的進步,在過去的幾年中獲得了巨大的發展,並在過去五十年中出現了令人難以置信的資訊高潮,特別是在科技的領域。重要的是,即使是目前所有的空間探測和當代的技術,我們仍然對宇宙的法則與這些古代文明沒有太多了解。

今天,科學家們開始向前發展,並且更加重視在這個世界中所看不見的事物,像是直覺、通靈能力,天眼通和心靈感應,並研究這些現象。即使現今的太空科技正使得科學家重新思考對宇宙法則的理解。隨著科學與哲學在1993年的交叉或合併點後,更加一體化的觀念展平了這條道路,當科學與靈性融合在一起時,我們在理解這個偉大的宇宙上將會有更大的進步。而這些正在開始發生中。就像所有的新概念一樣,它需要時間以積勢,然後滲透到一般人中,最終被大眾接受並為事實。

在過去不只有埃及一個偉大的文明,因為有證據表明,古代所遺留下來的一些偉大的巨大遺跡遠遠超過了第一時期。像獅身人面像的建成現在被認為是在公元前一萬零五百年左右,甚至更早的時候建成的。我相信獅身人面像不僅僅是被稱為“第一次”的埃及文明的標誌,以他們的技術來說這也是作為我們當前時代的一個警告,這包含了關於地球的變化和如何防止這些變化的重要信息。超古代文明至少在一萬五千年前就已經處於高峰。就像吉薩金字塔群之下仍存有證據,這是一個偉大的寺院或廟堂的形式,來自於獵戶座的甚至更古老的文明回朔至泰坦時代。雖然我們對於泰坦的認知已經變成了神話故事,但他們其實是真實的存在人,因為就像所有的神話一樣,神話都是基於真實的事件。泰坦人來自各種不同的星系,定居在地中海附近,但那些住在那個地區的人,我們現在稱之為吉薩,也就是獵戶星座。

科學家們告訴我們,地球需要花費二萬六千五百年左右的時間內完成環繞太陽的橢圓旅程並返回到它一開始的地方。目前,我們正在距離太陽在距離最遠的橢圓路徑中遭遇到地球的改變和氣候異變模式,這與地球重力與質量的磁力線引力減弱的狀況一致。過去,這促成了世界不同地區氣候的巨大變化。其中可能有一點是人類的幫助下所為,因為科學家也告訴我們,有證據表明,世界某些地區的核爆遺跡並不是自然發生的。Zackaria Sitchin在他的“神與人之戰”一書中提出,所多瑪和蛾摩拉的滅亡就可能是這樣的一種事件,儘管他把這個事件放在一個更晚的時間。為什麼這種情況會發生在技術上如此先進的文明?因為人們的思想模式和信仰是地球不穩定的一個因素。因為力量,貪婪和操縱的原因,對人民的操弄將是顯而易見的,就像今天核能被用以世界威脅一樣。地球的不穩定因素也曾經被不是宇宙所設計的意外衝擊了當代的軌跡,但主要因素是人們對環境和地球的思想,信仰和結果的影響。

大多數人將在這些巨大的地球變動中死亡,但不是全部的人。總會有一些人倖存下來,學會適應和再建造。但是,當我們承諾有大的改變之時,這樣的轉變就不會發生,只要我們繼續提高群眾的意識,地球和人類都會生存下去。 所以,從本質上講,地球的未來取決於我們的集體選擇,

在遙遠的過去,泰坦戰爭結束之後,雷姆利亞成立的目的是為了協助人類不那麼具有侵略性和戰爭狀態,並更深入了解宇宙法則。儘管在其他地區有些小團體,但是埃及、亞特蘭提斯與南美洲地區是雷姆利亞的的主要殖民地。當時雷姆利亞文明消滅了分散在全球各地的祭司,而那三個主要地區迅速恢復了專門知識,但卻有著不同的興趣領域。埃及更重視為當地居民重新建立“宇宙法則”和人道主義觀念。在南美,重點放在自然界和地球與星辰間的相互影響作用。亞特蘭提斯集中在各種技術和性的實驗上,隨著時間的推移,許多亞特蘭蒂斯人完全沉迷於人類的性方面。人類在其他缺乏的利他主義方面,如貪婪和權力的慾望也蓬勃發展,也是其垮台的重要原因。一萬兩千年前亞特蘭提斯的滅亡後這些文化最後只有少數的遺跡在巨大的地球變動中殘存下來,最終成為了我們的神話與傳說。

在基督之前的幾個世紀,我們稱為埃及時代的埃及文化又再次興盛。有證據顯示,至少有六千五百年前,天狼星又向人類提供了進一步的投注。大概三千五百年後,埃及成為全世界文化,智慧和學習的中心。寺廟是學習天文學和行政學,各種建築和農業等方面的學校。一些祭司和牧師在各種層級的治療技術方面都有高度的技巧; 他們採取了在今天被認為是一種非常全面的健康方法,認為所有疾病和傷害的起因都處在情緒之中。如果情緒沒有誠實和有意識地處理,那麼身體就必須處理和存儲這種情感。而這些存儲的情緒就是疾病和疾病的基礎。他們熟練的運用聲音和音樂來治療,或者為高漲的情緒推動正確的氛圍,然後協助其誠實的評估和釋放。他們知道使用顏色來增強這個過程的巨大好處,以及如何使用顏色來癒合和平衡情緒和身體。他們是使用草藥和香料治療並預防的大師,並且是使用精油來恢復和保持健康及作為儀式性做法的專家,以及他們在今天聞名天下的防腐劑,這種精油是非常複雜的物質,即使今天也不可能複製合成。

人類已經失去了與自然之間平衡的古老知識,隨之而來的是對正確使用草藥和精油進行預防和治療所有類型疾病的知識的喪失。已經允許引起疾病的藥物發生變異,並成長為我們目前看到的非常複雜和有些奇怪的疾病。目前我們看到一些疾病的起因已經成長且變異成非常複雜且異乎尋常的狀態。今天我們有許多合成或實驗室製造的藥物,這些公司可以非常便宜地生產和獲得專利的經濟利益。他們隔離了他們所認為油中具有治療劑效果的單一物質,卻忽略了其他使任何副作用最小化的物質,因此這些合成藥物通常會產生不必要和意想不到的副作用,甚至協助和允許生物體或病原體變得更耐受與突變,然後科學家們需要找到更有效的藥物來對抗它們。所以人類因為以技術與物質貪婪為重,導致我們需要對今天面臨的許多疾病和問題負責。現在需要回到與自然的物質相符的自然補救措施,特別是在預防和治療疾病方面。

在埃及文明的高峰期,許多學者和智慧人士來自世界各地,到此以了解這種文化。少數人展現了長足的承諾或準備以通過漫長而艱鉅的學徒訓練和啟蒙進入祭司的治療技巧,這是唯一學習和理解我們現在稱為Sekhem系統的唯一途徑。有些人完成了,然後回到自己的土地上去練習和教導他們所學到的東西,所以Sekhem的知識被分散和分散到那些神秘和古老的智慧和知識被秘密地舉行的寺廟和其他地方,遠離了力量與企圖腐敗或濫用這種強大的能量。

然而即使在這些秘密或神聖的地方,能量依然發生了變化。在埃及,神職人員在寺廟內部和國家的控制下成為腐敗,貪婪和飢餓的權力根源。在公元前2180年的第一王朝中間階段的開始,這種能量的純度和清晰度就已經喪失了。而在其他學習中心,幾個世紀以來,在能量的使用上一些幾乎無法察覺的變化也在發生。這種能量與當地文化的精神信仰和實踐以及他們的哲學混合也產生了變化,通常使得他們只關注部分或單一方面。這些變化改變了能量的振動質量,有時甚至在某個程度上造成了很大的改變,這就是為什麼今天有不同名稱的不同系統,流程與系譜,但在內容上看起來卻似乎非常相似,或者只側重於這個古代系統整個廣大區塊的一小部分。然而,每個系統具有其獨特的屬性和振動頻率,並且可以與大多數工作相互結合。這並不奇怪,因為他們都源自於這一個強大的天狼星(Sirian)系統,一種在埃及高度精神文明中所教導的非常平衡與穩定的能量。只有當您達到Sekhem的高層震幅時,其振動差異會與某些類似發音的能量系統不兼容。只有一個能量根源,但是有很多不同層級的通道與這個根源相接。Sekhem是一種引導來的能量。也就是說,它來自於自己以外的來源,不是一個人的自己的能量,而是從源頭而集中的形式。這種能量的質量水平取決於人的純淨度,因為能量是透過了肉體而傳導。由於這種能量的振動頻率和集中度非常高,所以在某種程度上你可能沒有經歷過就像無條件的愛。 對許多人來說,感覺就像是“回家”。

在過去,學習這個系統或其他系統需要巨大的個人奉獻與犧牲並花費許多年的時間。大多數的學習系統仍然保持傳統的口傳與分階段傳授,這是因為出於一些很好的原因,例如保持信息的完整度和可行度。它可以防止誤解,濫用和廣泛誤導的傳播,以免污染了這個能量。

今天我們生活在一個需要提高群眾意識的世界,這對於人類和地球的生存來說已經變得至關重要,所以不再需要這些長期和多年奴役的學徒制。現在迫切需要的不只是去創造一個安全的環境與和平的世界,我們需要重新樹立個人權利,並且快速的去控制自己的生活方式。

教師針對個人的獨特性而因材施教將會變得更有價值,系統式的教條與無止境的金融遊戲及傳統的個人犧牲將不再具有意義。當我們更加意識到我們的選擇和行使這些選擇的能力時,那些過去需要信徒與增進依賴特徵的系統將會解體。這是讓大家為言論與行為負責的時代。神性雖然無法被人類俘虜或控制,然而它允許我們傳運與轉化,如果我們願意的話。當我們體驗到治療時,我們可以解開對於自我深層的理解,並發展深入理解他人的能力,給予維護自己與他人及周圍的世界的承諾。

這種深入人體的生命之光或智慧的能量我稱之為Sekhem.Sekhem能夠解決因果的細微環節,釋放身體與乙太體,即便是因根深蒂固的思考模式與生活中的堵塞與不順利所造成的身體疾病,受創或是患病的症狀。如同互相吸引一樣,類似的思考模式將會自然的匯聚在環繞身體的能量體與乙太體上,當有太多的能量匯聚,他們將會進入肉體層面並成為疾病與傷害。在肉體層面上,並且在所有的精微體上,Sekhem能夠清洗身體的每一個分子與細胞的層級,以清潔與平衡的治療方式產生作用。與其他的系統相比較,它沒有漫長的淨化週期,Sekhem的淨化是瞬間而快速的,即便是非常表面的問題,他們也可以用Sekhem快速,有效和永久地清理這些部分。一直使用Sekhem這種能量能輕鬆快速地改變生活與實踐自我的期望。但是,它不會帶走或超越你的自由選擇權,因為這是唯擁一有選擇權的星球。

在古埃及Sekhem這個詞彙的意思是神性的力量與權威,並且它的震動頻率是直接作用在靈魂層面的。Sekhem同時作用在身體、精神、情感和神性等所有的層面,可因此而加快我們的個人成長與發展,並提高能量震幅。

當我們在冥想時可以讓潛意識有意識與心靈相互溝通,但Sekhem可以促進和增強潛意識,自我意識和全知狀態或無意識甚至靈魂層面的溝通。這是一種意指自己的高我或聖我或任何你所喜歡的詞彙的合一與統一狀態。這個過程中可以通過定期使用Sekhem和冥想來加強,因為它可以讓“Sekhem成為這個生命中的全然知覺狀態”。有些人稱呼這個過程為啟示或提升(ascension)。 提升不僅僅是一個聖經術語,而是將意識提高到更高層次,或者是全知的啟蒙狀態。Sekhem是一個功能強大,結構緊密且有效的系統,可以恆久的體驗自我與生命之光、與神同在、神、女神、或是任何你對於神的定義。


【第五章.與此能量相關的女神】

塞赫邁特女神Sekhmet

與女神Sekhmet的體驗是一件對於Sekhem系統的發展有幫助的事情。在學習Seichim之前的一段時間,我聽說一個男人在遵從愛麗絲·貝利(Alice Bailey)的傳統形式下為他人進行靈性治療,因為認為我很喜歡她的作品就想要體驗一下。但是在此之前,我從未見過或知道他的任何事情,然後在幾個月後他突然接受了預約。他的工作方式是在您到達之前,先從指導靈那裡收到訊息。然後他會寫下了這些訊息,並在治療的時候上將訊息傳達給您。那個時候,他說我的是與眾不同的,因為這些信息不是來自他的指導靈,而是來自其他的存在。訊息中說這個人或實體已經嘗試過多次與我聯繫,但由於我的性格太過拘束而無法連通上我。 我可以稱她為“掌燈的女士”(The Lady with the Lamp)。

※愛麗絲·貝利(Alice Bailey)生於英國曼徹斯特,是一位書寫神學與靈性(Theosophy)書籍超過24本書的作家,也是最早使用新時代( New Age)這個名詞的人。

我現在仍然有那張紙條,你可以說那天我是被“告知”的。由於我的護理背景,所以我立即認為那位帶燈的女士是弗洛倫斯·南丁格爾(Florence Nightingale)。這是我第一次在沒有觸碰狀態下的很棒的一個內在治療體驗。然後再一次,我被告知我的狀況與其他人的正常情況略有不同,因為那天有不同的實體在場並給予協助。這個治療結束後,我回到了我的工作上。

那天深夜,我重新閱讀了那張紙條,覺得既然“她”經常嘗試與我聯繫,所以我也應該做一件不失禮的事,至少要來打個招呼。我的態度是一種居高臨下,像是"好吧妳得逞了"的感覺。我唯一做的對是躺在床上,然後用試圖呼喚聯繫那位一直想要跟我聯繫的「掌燈的女士」的能量。能量猛烈地衝擊我,我感覺好像被推到了地心。當我回過神來時,那種感覺就好像是我勉強撐著清醒一樣,我對自己說:“這絕對不是弗羅倫斯·南丁格爾吧!”

這是我與埃及女神塞赫邁特的初次相見與經歷。在那之前,我並沒有聽說過她,但是在那之後,我永遠不會忘記她(或者低估了她)。如果就像是演繹出“這裡有某個自大的小蠢蛋”的情況,她當然是很成功的,因為我的態度當時肯定是如此。

幾個星期後,我提起足夠的勇氣去再試一次。這次在進行前我跟她請求這次"我們可不可以只試這一點點能量就好"。然後我就躺在床上,這一次在Sekhmet讓我沉浸在美妙的溫柔恩愛並非常支持我的那一層面。我想我永遠不會低估擁有任何面向的她了!

對我來說,這只是開始而已。我的遠古技能已經沉睡中被喚醒過來。我找出原來自己曾經在遙遠的古埃及的神祕學校工作過。

Sekhmet是埃及萬神殿中不太知名但最有趣的女神之一,也是與Sekhem最相關的女神。當然這個課程不是他的能量。她是天狼星之源的獅系女神。她擁有一個女人的身體,但頂戴獅子又有點像是貓的頭飾。她是一位原始女神,然後神話和傳說都不斷在告訴我們是她創造了我們的宇宙。

在埃及諸神非常複雜的傳統和暗黑歷史中,她普遍被認為是太陽神Ra的女兒,普塔(Ptah)的妻子和也是蓮花之神-奈夫頓(Nefertem)的母親。他們的主要是在埃及孟斐斯地區受到祭祀與尊崇。金字塔的碑文當中就有寫到她是有身孕的,或者至少將生命吸吹進國王斯尼夫魯(Sneferu) 的神祇。她有時被認為是泰芙努特(Tefnut),Ra的獅子頭女兒,有些人認為愛神哈索爾(Hathor)是Sekhmet更溫柔的一面。更在有些神話中說她是Ra那復仇的右眼。還有一些人會把她跟猫之女神芭絲特(Bast)或是智慧之神涅伊特(Neith)甚至於天空之女神努特(Nut)、天空的女主人姆特(Mut)以及真理與正義之神馬特(Maat)給聯想在一起。更有許多人認為她是伊西斯(Isis)的早期版本。綜觀整個埃及王朝,她普遍被認為是治療的女神,但後來卻突變成毀滅的女神。在英國研究多年著名的古埃及考古學家E·A·沃利斯·白琪(Walis Budge)認為Sekhmet跟智慧之神托特(Thoth)之間有著很強的連結,到後來他們都成了治療之神。有趣的是其實在古埃及早期,其實是沒有治療之神的,然後突然間她的丈夫普塔(Ptah)就被自動分配到這個位置上了。

至今有許多人相信托特(Thoth)是導致亞特蘭蒂斯滅亡的兇手,因為他進行了萬物之性的實驗(all things sexual)。我始終以深刻的內心信念知道,托特(Thoth)是埃及萬神殿的後裔,他繼承了其他一些神的力量和神性,例如最初的荷魯斯(Horus)或普塔(Ptah),或者更可能是這兩位偉大領袖的綜合體。但今天,我無法透過這種內在的記憶、體驗或認知去為托特(Thoth)證明什麼。事實上,他是在西元前5-600百年前全世界的女神力量衰退時才成為當過治療之神。看起來好像是這樣,但也有可能在女神們衰落時幫助過祂們。在亞特蘭蒂斯第一次淪陷之前,他當然不是埃及萬神殿的一員,在下一個埃及王朝開始時他也不在原始眾神之列。

塞赫梅特(Sekhmet)是變革的女神,並將永遠摧毀那些不再為您服務者,因此讓您可以建立在牢固的基礎上。在這個巨大快速變化的時代,她肯定是有一定程度的財富。埃及菊基金會(Ammonite Foundation of Egypt)認為,她是尼特神(Neter-埃及文化中創世之力的代名詞)委託她的父親-太陽神拉(Ra)去進行毀滅邪惡人類的任務,因此有毀滅女神的頭銜。

她是數以千計的名字的女神:“諸神誕生之前的女神”“諸神之母”和“提燈女神”就是最好的寫照。她與天狼星有著密切的關係,在這個偉大的文明來到地球時她是第一個來到地球上者。人們認為她是名為基耶辛(Khiet-Sin)的亞特蘭大神靈。

相傳她在世上的顯現是非常明顯的,當地球或人類的飛躍性意識所造成重大的災難接近時。由於這兩個東西目前都在我們所處的這個世界上,所以她變得越來越明顯。

用她的能量來工作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經驗,你會被她所傳導來的的愛和療癒的力量所淹沒。當你越常使用她的能量和Sekhem的能量一起工作的話,那股能量會更加強化增強。

對於許多宗教與文化而言,祂們必須做出改變與調整,以適應與支持適合當前的狀況與信仰,所以她有許多的名字與不同的面向。有的時候,取得新權力的祭司與神職人員會抹黑古老的神祈,使得僅有他們自己可以直接獲得諸神的能力,但通常的作法是將新的東西疊加在舊的、熟悉的傳統中。


【第七章.傳承的重要性,真相與誠實】

在古代,特別是東方,知識與技術的傳承是要經過慎重考慮的。特別是在治療的技術中,傳承仍然被視為最重要的一環。索甲仁波切在"西藏生死書"中說到:重視傳承能夠維持教法的真實與純淨度。在西藏每一個人都知道自己的上師是由哪一個上師所代代傳授的,這麼做並不是為了保存某些僵化的儀軌與知識,而是為了能夠將不可或缺的人生智慧,以心印心,以意傳意。這是一種絕對必要,並且充滿了智慧善巧與力量的傳承方式。

在許多自稱大師的假上師的今天,重視傳承是更加困難的。這些人只知道理論,卻沒有理解過在知識中更深層的利兩與其鮮活的智慧。這些智慧與知識不會每寫入書本中,他們必須親身經歷才能夠親身領悟並得以活用。

靈性是無法用理解的方式來發展的,他們雖然可以傳授技術與基礎的知識,但是無法傳授他們所未曾了解過的東西,例如內在的深層知識與力量。沒有這個東西,即便是正確的理論也會缺乏正確的認知與信念。目前看來,與多數其他地區相比,在能量治療與新時代這個圈子中,騙子通常都會擁有更多的追隨者。所以辨別誰到底是不是真的大師(導師)是非常微妙和復雜的事情。一個真正的大師通常會避開媒體的宣傳與戲劇性炒作,而這樣也很容易讓真正需要被幫助的人所忽略。成功和能力絕對不是同義詞。

而我們的文化(這指西方文化),常常沉迷於強大的力量,常常以更高、更好、更有優勢的包裝去推銷所有的東西。使得那些尋求真理的人們難以尋求並理解甚麼是真正純淨與聖潔的東西。說穿了其實這是一個考驗,考驗你什麼是正確的,甚麼是真實的,特別在這個時間點上。記住,真理總是簡單的。

個人誠信也是重要的。誠信是一種老派的詞彙,而今天看來似乎也是個過氣的的價值觀,所以常常被忽視。儘管如此,誠信仍然是非常重要的。在治療能量的領域中,與其他的生意圈子一樣,一個很快做生意的銷售人員,常常誇大其辭的聲稱他的偉大成就(通常是不可能的成就)。所以在尋找你的啟蒙導師時,應該要找具有個人品德的人,他們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盡其所能地給予指導,而不是找一個僅善於經營跟推銷的。

所以誠實與保持教法的純潔性和清晰度是很重要的。能夠誠實地說道:"這是我所學到的,而且也是我正在實踐的。"並說明您或其他人進行更改的原因,以及是否有進行更改的正當理由。

每個導師以及每一個能量通道都將以自己的方式使用能量,這是應該的。我們無法成為別人,也不應該試圖成為別人,為了避免我們的EGO作怪,然後以我們自己認定的方式改變了事物的本質。每個人都應該捫心自問:"從本質上我是在教學還是在實踐?我的EGO是不是正在阻礙我還是已經接管了這一切?"

他們可能已經改變了好幾個世紀了,也早已在不知不覺中成為生活中的一種習慣或行為慣性模式。然而,這些改變通常是有意識地偕同高我(supreme ego)進行的,他們知道他們的觀點將會更好。所以問問自己,你是絕對積極的知道並掌握這一切情況嗎?當涉及到其他人時你不可能無所不知,當然也不可能知道在另一個人在想甚麼。 所以保持寬容和靈活性吧,承認你並不知道這一切。

我們常常根據自己的親身經歷來衡量或判斷他人。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將如何應對?在相同情況下我們會做什麼?這些是一般在判斷事情的標準情況。再加上我們想像另一種觀點或反應並理解它的能力;也就是對他人的寬容和理解,以及從他們的觀點來看事件。這將會是我們追求的最佳選擇。

但是請注意,並非每個人都是這樣。有些人會很樂意利用您的良善天性和慷慨大方,甚至為此操縱事情的發展與局面。對於某些人來說,他們與您所看到的狀況大不相同。他們隱藏了自己的人生議題、自己私人的慾望和控制慾,並且不斷操縱和控制最終的結果,以獲取自己的利益並讓你蒙受損失。你需要注意這些事情。用您的洞察力更深入地了解他人的意圖,然後在必要時保護自己。但也要知道,您付出的回報會返還給您三倍的回報。有人說十倍。

所以保持身心的柔軟性還有打開你對真相的認知。然後一探究竟,我們都在不同的道路上,真理是必須要尋找並個別理解的。

以下有些詩可以用淺顯易懂的方式來獲得這些困難的概念。

真相
靈魂的真相是靜默.
而對我個人來說是重要的真相並不適用於他人。
我們保持沉默,直到我們的真相相遇,我們笑著發現它們只是彼此的反映。

Truth
The truth of one's soul is silence.
Important only to oneself for my truths are not necessarily your truths,
So silent we will be until in silence our truths will meet and we laugh to find that they are only reflections of one another.

Author unknown
Or you may prefer this poem by Kahlil Gibran.

自知之明(自覺)
有個人說︰跟我們談談自知(自覺)吧。
他回答說道︰
你們的心靈在靜默中領悟了黑夜與白晝中的奧秘。
但你們的耳朵卻渴望傾聽心中的知識之聲。
就像你們拚了命想用文字(語言)來了解用意識來明瞭的事物。
也就像在夢中你們想用手指來觸摸那赤裸的身軀一樣。
你們是該這麼做也應該這樣做

你靈魂深處隱秘的泉湧,必須升溢湧出,一路呢喃吟唱著奔向大海
那麼你那無窮深處的寶藏,將在你眼前顯現
但是不要用天秤來量秤你那未知的珍寶
也不要用杖竿或測深錐來去探尋你知識的深度
因為人本身乃是一個無垠的大海,不可量測。
別說:「我已發現真理。」 不如說:「我已找到了一項真理。」
別說:「我已發現了靈魂的道路。」
而要說:「我在路上與靈魂擦身過。」
因為靈魂行走在所有的路徑上。
靈魂不沿著直線行走,也不像一莖蘆葦孑然生長。
靈魂綻放祂自己,如一朵蓮花般綻放無數花瓣一樣。

Self Knowledge
And a man said speak to us of Self-Knowledge.
And he answered, saying:
Your hearts know in silence the secrets of the days and the nights.
But your ears thirst for the sound of your heart's knowledge.
You would know in words that which you have always known in thought.
You would touch with your fingers the naked body of your dreams.
And it is well you should.
The hidden wellsprings of your soul must needs rise and run murmuring to the sea;And the treasure of the infinite depths would be revealed to your eyes.
Let there be no scales to weigh your unknown treasure; And seek not the depth of your knowledge with staff or sounding line.
For self is a sea. Boundless and measureless.
Say not, "I have found the truth," but rather "I have found a truth."
Say not: "I have found the path of the soul."
Say rather. "I have met the soul walking upon my path.
For the soul walks upon all paths.
The soul walks not upon a line, neither does it grow like a reed.
The soul unfolds itself, like a lotus of countless petals.

From The Prophet
by Kahlil Gibran.


【第九章.符號】

符號是能量的語言,並用與神聖幾何相互連接。古埃及人使用符號來幫助他們,就像今天的許多能量系統一樣。他們認為符號比靈視能力更能真實的反映了神的力量,一般人通常需要以超聽覺或是其他類型的感官能力作為訊息與能量的中介,但符號基本上直接與潛意識對話,而無需在意識層次上理解它們的含義。語言與口頭說明都無法很精準的描述靈性的概念,但直接使用符號可以克服這些困難。解神聖幾何對於心靈是有很大的幫助並且對何時做出最好的決策程序以及如何最好地利用這些概念,在更深的層面上,其實你已經知道了這一點。個體的靈魂年齡和智慧水平也與這種內在知識有關。最初,你會相信你的老師只會為你提供真實,並經或測試與考驗的內容,但最終你可能想要為自己進行突破和實驗 因為你深信 - "既然他們可以,那我應該也可以吧"-但你需要對所經歷的事物及其來源非常謹慎。因為並非所有符號都將您與光相連接。如果你感覺到不合適,那麼一個很好的通用規則就是-它不適合您。 就讓我們對您自己以及他人採用第一醫學定律:無害(do no harm)。

正如在地球上所有領域都有很多騙子一樣,每個領域一樣充斥著許多不懂裝懂的術士。你需要知道您正在與誰(高靈)打交道,以及你的訊息是來自於哪個層級的智慧體。這些你所聯繫上的是經由你自己通靈、或是由誰連通上了你並給予你符號或是訊息?祂是為了你的福祉與光偕同工作嗎,還是為了全人類的福祉而工作嗎?事實上並不是全部都是如此,無形界也有著騙子的。當前,人們普遍認為,所有傳播的信息都是純正的福音與真理,但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基於自以為是的(ego-based)錯誤信息,其旨在混淆和誤導您和這個世界-其中包括來自任何行星系統的信息,甚至包括那些目前非常流行的自稱來自高頻率的 諸如天狼星(Sirius)、金星與昂宿星者。這些星球上的每個存在並不是每個都是為了人類與地球之最高利益的。然而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練習,當能夠具有辨別能力之後,每個人都能成為非常快速的學習者。記住這是一個可以自由選擇的星球,如果任何存在告訴你"你必須做xx事"這是非常有疑問的,因為你並不是為了那些更高的存在而必須做點什麼。這些光的工作者和高等的存在只會給予建議,祂們永遠不會說"你必須做甚麼事情"。

不僅人類在尋求提升,地球也在提升,我們在本質上彼此緊密相連,因為我們的地球是一個有情的存在,我們將一起前進。這讓其他一些行星感到擔憂,因為地球可能做得很好,以至於會進入它們上方的等級中!在這一提升過程中,有許多偉大的生命和實體在幫助地球和人類,並且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驚人的速度取得了進步。也有來自其他星球的某些生物現在正在幫助地球,儘管過去它們確實沒有提供幫助。這種變化是在不久前發生的,當時他們了解如果地球無法生存,那麼他們也將無法生存,因此有必要了解,在這些情況下,他們的幫助取決於他們自己的自身利益。他們會有所幫助,但其程度有限。

當人們被告知是這些訊息是福音與真理時,人類必須學會相信自己和他們的判斷力,須要判斷在這種情況下什麼是正確的,而不是總是採取什麼措施並照做。在毫無顧忌地繼續使用它們之前,人們需要清楚地了解這些信息和符號的來源,用途以及目的與純淨度。在任何啟動(Initiation)或點化(attunement)儀式中,人們的狀態會變得非常開放,這一點就顯得尤為重要。在所有領域中,使用的符號時都必須進行清楚的區分,尤其是在治療的能量場中。這裡還有一件事情非常需要確定,也就是自己在使用時的意圖,以及繼續使用它們的原因。

許多人在冥想或夢中都會收到符號,但這些通常是個人的,而不是普遍可以讓所有人使用的通用符號。它們就像個人路標一樣,可以著眼於您的生活的某個方面,而符號則是指出問題,該去哪兒以及有時該如何修復的關鍵。許多治療師與從業者出於各種原因而忽略了這種可能性,並且還使用了給予他們個人的符號來對客戶進行個人治療,這常常不僅無濟於事,有時甚至還會損害他們的客戶。這類治療師與從業者通常仍處於救世主模式,他們仍有很多自大的問題(ego problems),或是沒有度過轉變期,讓自己增強自己的能力並治療他們自己。這些迷途羔羊有的依舊正在力挽狂瀾的拯救世界中,努力的協助療癒他人,而同時也逃避看待和療癒自己的問題。以至於迷失了自我,更應該說他從來沒有認真看待自己過。客觀性的面對事實往往是需要更放大來檢視赤裸裸的自己。

僅僅因為別人而使用符號肯定是不夠的。我記得有一次,一個治療師在我們的Sekhem分享日中,對另一個人進行治療工作時,在桌下的紙上放置了一個符號。我僅僅看了一下符號就足以使我的血液不寒而慄,我拿走了紙,後來告訴這位治療師銷毀它,並不要繼續使用它。它可以直接和積極地對抗Sekhem的能量,儘管它可能使躺在床上的人有一些可愛的色彩和幻覺,但這樣子做並不會帶來任何治療,並且很可能以後會對服務的對象產生不利影響。

符號的使用與意圖是必須要相互兼容與協調的。無論在任何時候,符號的一致性都是很重要的。

在使用Sekhem時,實際上並不太需要使用到符號。SEKHEM可以在不使用任何符號的情況下給出整體性的處理,因為能量本身並不依賴於符號,但符號本身確實可以提供更大的靈活性和一定範圍的選擇性。他們還有助於理解這種能量的工作原理,與其令人難以置信的深度和復雜性,並將其注意力集中在特定的意圖之上。正如已知的相同,能量是通過治療師的思想形式和意圖來開啟和關閉的,而不是通過符號來開啟和關閉的。符號的作用是幫助治療的某些特定方面,並允許能量進入或撤出服務對象的能量場。各種各樣的事物都有符號,它們會給能量帶來不同的影響或品質,例如無條件的愛,光照,智慧,和平等等,隨著您提升Sekhem的水平。有些會將能量收縮到精確的點,而另一些會將能量分散以填充整個房間或整個宇宙。 你唯一受限的就是你的想像力、你對符號的了解,以及你對所有事物的統一性以及對於宏觀世界的理解。

【治療的步驟】

施予Sekhem治療時通常會讓個案坐在椅子上或躺在床上或按摩床上。最常見的是躺在按摩床上方,以便觸碰到身體的任何區塊,這會為雙方帶來舒適和方便。由於Sekhem很令人放鬆,往往會誘發改變意識狀態(個案甚至會睡著),您需要確保他們得到支持、溫暖、舒適,而且光線不會直接照射到他們的眼睛。舒服的音樂可以增加放鬆過程甚至可以覆蓋或減少任何背景噪音所帶來的影響。最常見的姿勢是讓個案躺著,當然其他姿勢也是完全可以接受的,有時是讓個案躺著是必要的。對於那些背部受傷,側躺通常會更舒適,並讓雙手被保持在身體的前後方。頭部下方的枕頭和膝蓋之下(或之間)的支撐也很重要。總之讓個案與你都舒適的任何事情都是必要的!

以使用薄毯或是毛巾覆蓋您的個案,即使在炎熱的天氣。被包覆住可以在內心造成強烈的強褓感。這個動作同時可以防止個案睡著後手或手臂從床上滑落,有時讓個案感覺被隱藏起來是很好的一件事。這個被覆蓋的感覺提供了個案隱私感,也讓人將日常生活的現實中分離並進入個人的內在自我狀態,它也提供了被養育和被保護的感覺,並創造了最有利於促進轉變的信任和信心氛圍。

將手放置在個案的雙腳,使雙方的氣場有所接觸。讓你的能量場與個案的能量場接觸並融合在一起,從而使您對他們當前的能量水平和情緒狀態有更多的了解。

情感上的理解通常是用一個詞或短語來出現的。然後再掃描個案的能量場,然後將負面能量與病灶維持並鎖定在該處。您可以使用雙手掃描,或者如果您已經學會使用眼睛掃描,將你的意念和意圖集中在一起,則可以只用眼睛進行橫掃動作來做到這一點。從頭部的中線或額輪的區塊開始,向上、向外並朝兩側清掃。然後移動清潔頭部的其餘部分,從身體和腿部的中線到側面掃到身體的邊緣,並以寬闊的角度越過身體的邊緣,首先是一側,然後是另一側。允許這個掃描帶與上述的中線輕微重疊,以使整個身體清掃乾淨。

當你準備好開始進行治療時,仍然將個案的腳拇指趾放在雙手掌上。為什麼要放在腳上呢? 因為對於人來說,大腳趾代表了平衡和方向,對於之前從未進行過這種治療的人來說,這是一個非威脅性的姿勢。無論他們感到如何不信任、焦慮和懷疑,站在他們腳邊是對他們最小的威脅,所以他們會很快地進入到放鬆。那麼當你準備好了,就再一次呼喚能量到來並設定其用途。

每個人都會找到自己的能量呼喚方式,但它需要結合非常具體的事物。如果做得正確,它可以為您和您的客戶提供一種保險。另一個方面來說設定意圖是極其重要的。在我們所做的所有事情中,設定意圖確實至關重要,使用Sekhem時尤其是如此。您的宣告必須非常清楚和簡潔,並且必須與客戶的意願和意圖完全一致。 實際上,事實上您不需要知道客戶本身的需求,只需要要求他們在你的手放在他們的雙腳時,放空並清理自己的思想。然後在這種情況下,您可以宣告:

「將此用於"(個案名稱)"並給予至高至善的治療能量。以 (宣告目標),及心中所想之一切。而我成為最高力量的純淨精神通道。」(For the healing and the highest good of the XXX (person's name) and whatever is in his/her mind at this point. )

有些人可能會說,他們只是來體驗能量,沒有什麼特別的,當然他們也希望可以體驗到祂是不是真的有所不同,也同時期許得到一些治療與幫助。

在這種情況下,我建議在你開始要把手放在個案的雙腳上之前,讓個案將自己想要的東西先放在他們自己的腦袋瓜中。

當個案走出治療室的大門時,他們總是會告訴你他們得到了他們想要的東西。你會不會要求太多的東西? 我不這麼認為。有時我會深感抱歉,因為我代替個案完成了所有想要求的事項。而有時候,它又只像是"為什麼你把這個人帶給我",當然結果一樣令人驚嘆。除了個案的意願必須符合要求外,沒有任何艱難和快速的規定。能量實踐者(治療師)本身就只是調解者或催化劑而已。

我該如何為能量並設定意圖或治療的標的呢?我通常只是簡單的這樣子宣告:

「至偉的聖靈,我呼喚Sekhem能量用於"(個案名稱)"並給予至高至善的治療能量。以 (宣告目標),及心中所想之一切。而我成為最高力量的純淨精神通道。」(Great Spirit, I am asking for this Sekhem energy for .........(person's name) for their healing and their highest good and whatever they have in their mind at this moment. May I be a pure and clear channel for Thy will.)

現在將手放在個案的腳上,招喚能量並感受能量正在運行,然後將能量以兩個橢圓形的方式將能量發送到身體周圍,並從身體兩側向外延伸20公分(8英寸)的大小。我毫不客氣地將其稱為能量賽道(Race Track)了,因為當我第一次看到這種技術時,腦中浮現它就像是一個孩子的賽車場。兩條橢圓形的線在頭部上方交叉,請不要太靠近頭部,因為對一些非常敏感的人來說,這可能會引起頭痛。能量可以藉此並且確實通過,因此有可能使兩個能量同時在同一軌道上以不同的方向傳播。當能量向您回傳時,讓能量在腳踝剛好到達您的手而不是穿越你。讓能量賽道保持橢圓形並同時在身體周圍呈現順時針和逆時針移動,並且至少進行七次。這種橢圓形能量場會在身體周圍產生極高頻率的聚焦及力場。你可以把它看作是一個人被包覆在高頻率無條件的愛的繭裡。使用這種能量繭(energycocoonig)的技術使整個身體在短短幾分鐘(有時短短幾秒鐘)內就可以使身心的能量對齊並保持平衡。並使得整個人體都充滿了Sekhem能量,除了可以清潔每個細胞,並使人的各個方面保持平衡和統一。或者,您可能更喜歡將其視為開啟脈輪並完美運作且全部對齊調整校正好的狀態。這是一個很棒的工具,在治療開始時確認能量的平衡狀態比大多數人意識到的要重要得多。 如果身體在開始工作之前便處於平衡的狀態,那麼身體內外部或所需的任何能量的運動都會變得更容易完成。沒有阻力或抵抗,並且可以解決問題而不會遭受任何形式的傷害。這樣一來,任何治療的療程都可以在更短的時間內完成更多工作,這是每個人在當今瞬息萬變的時代所欣賞的。

療程其實可以按照您認為必要的流程進行。在我們的教學中,治療確實有一套固定的程序,但這只是一個參考的流程,因為治療師的直覺和客戶的個人問題將決定什麼是必要且適當的。但是請記住,治療中如果有任何改變,在最後結束時,都需回到膝蓋這個部分做好連接大地(ground)這件事。在東方的系統中認為,業力脈輪位於膝蓋的部位,埃及人也相信我們的膝蓋擁有這一生和許多前世的形態,因此永遠不要忘記或低估膝蓋的重要性。然後再次光之賽道的技術,以確保您使客戶保持能量平衡,因為在一個區域上進行大量的治療工作可能會導致輕微的失衡。然後最後用手將身體各處的能量撫平,並使其活化。當個案恢復正常意識時,感謝個案以及與他們共同合作治療的樂趣和榮幸。

當治療時感受到個案的不適或會感到疲倦,即是吸收了他人的能量,身為一個治療師,切勿將他人的能量吸收到您自己的體內,因為有時很難從您自己的能量系統中清除這些能量。您可能會因為治療中斷或忘記了這件事,而這種做法的殘留物會不斷累積,最終會給治療師自己帶來疾病。因此,治療的黃金法則(最好的預防措施)即是:永遠不將他人的能量吸收到自己的體內。

如前所述,Sekhem不是在脈輪系統上起作用的,我之所以僅提及它們,是因為人們比埃及核心系統更加熟悉它們及其在人體中的位置。埃及人將此中央核心系統視為可以同時淨化和治愈人體所有主要器官和系統。這樣可以輕鬆進行全面的治愈,並且可以在不同的功能系統和器官之間實現更好的協調與運作,因此,隨著整個身體恢復同步,可以更快,更有效地進行康復,因為通常情況下,由於生理機能不同彼此對立而造成的健康狀況不佳。由於現代醫學的專科治療,壓力的影響以及處方藥的過度使用,這在現代世界是一種普遍且非常普遍的情況。通常,醫學處方藥在一個人體系統上工作時會對另一系統產生有害影響,因此這些系統的同步性非常重要。娛樂消遣和改變思想的藥物對所有系統以及思想都產生不利影響。

人體是相互依存的且複雜的有機體,它與思想,情感和精神共同發揮作用。每一個獨立的部位都會影響其他的部分,因受其影響,所有的部分都需要和諧一致地工作。這種同步工作是人體的自然狀態,並且具有許多內置的自我調節功能,如果我們允許它們運作的話,它們將恢復健康狀態。通常由於藥物干擾或僵硬的信念,思想,思維方式和恐懼所致,使得人體的自我癒合不能順利發生。在無知或傲慢的情況下,人們通常認為自己比那些創造了這種錯綜複雜的生物的創造者了解的更多。有時所需要做的只是中止這種恐懼和信念,並保持治療能量的共振與共鳴,使身體恢復健康或至少開始這一個過程。在某些情況下,通常是在長期生病或神經損傷之後​​,身體會忘記如何才能恢復健康的狀態,而在Sekhem的幫助下,個體可以在系統之間進行更好的合作,從而改善健康狀況。

當個人的能量頻率越高,越能純淨地成為能量的管道,因此作為自己和個案的推動者,其康復與改變之力就會越強大。每個人都需要繼續努力,因為在治愈或治癒的過程中,當身體釋放出那些緻密的物質時,自己會對於生命之光、神、女神、合一、或是神對你自己的意義,都會變得更加開放。與宗教相反,您的靈性如果越提升(所有宗教都是人造的),您給予和接受愛的能力就越大。而愛可以創造奇蹟。

請記住,您所發送或分發的任何能量或東西都會改變或汙染了你的氣場。如果您感到憤怒或生氣,或是否認自己的憤怒情緒,那麼您發送的愛的能量就會被您的氣場中的憤怒所污染。一個非常清醒的想法。在開始對包括您自己在內的任何人進行治療之前,必須清除所有負面情緒的思想和內心,這一點適至關重要的。您可能無法一次解決所有問題,但是必須學會先將情緒狀態暫時擱置在一旁,讓能量的通道盡可能保持純淨。我們身為人類,所以並不期望是完美的。這個一個非常重要的點。如果你生氣又不能及時的潔淨能量渠道,那麼能量的接收者(個案)就會感受到一部分你的憤怒。我想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